當前位置: 首頁 > 信息公開 > 部門信息公開 > 即墨區溫泉街道辦事處 > 信息公開目錄 > 工作動态
榜樣的力量|憶往昔峥嵘歲月稠——抗戰老兵張敦義
日期:2019-07-22 來源:

       青島即墨溫泉街道張敦義老人,今年已經90高齡,身闆依然硬朗,雖然口齒有些不清,還有點耳背,可說起話來聲如洪鐘,中氣十足,回憶起70年前那段烽火連天的峥嵘歲月,依然激動不已。

      1945年,年僅17歲的張敦義參了軍,編入第三野戰軍第八縱隊第二營,任通訊班班長,1947年入黨。1949年,21歲的張敦義退伍回家,帶着對新中國成立的欣喜與憧憬,也帶着滿身的傷痕和殘疾。

       幾年裡,他曆經萊蕪戰役,開封戰役,徐州戰役、淮海戰役等大小幾十場戰争,轉戰全國,數次挂彩,四次重傷,身上的彈孔至今清晰可辨。每次重傷休養不過二三月,他又毅然決然返回前線。直到1949年的淮海戰役,右臂重傷,喪失了勞動能力,才黯然離開部隊。 

      “敵人離我不到30米,我們幾乎同時向對方開槍”

       回家後,張敦義娶妻生子,平靜安穩的生活了70年。可隻要回憶起當年的情景,他依然曆曆在目,如數家珍。

       曾經那些炮火與硝煙,困苦與抗争,那些真實存在過的人和故事,都在抗戰老兵的慷慨激昂叙述中,從那些微小不起眼的地方,緩緩勾勒出真實圖景。那是老人一生中最濃墨重彩的一章,在他的身體和心靈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烙印。

       抗日戰争結束後,得到美國援助的國民黨勢力迅速膨脹,手握百萬雄兵,占據大片疆土。蔣介石為了實現獨裁,一意孤行發動内戰,妄想要徹底消滅共産黨,成為中國的主人。

      入伍前張敦義是當地煤礦護礦隊的一員,1945年應征入伍,同礦隊的隊友一共去了五人。1946年國民黨發動全面内戰,人民解放戰争開始。張敦義所在的部隊也開赴前線。那年冬天在淄博,年輕的張敦義第一次直面死亡,直面戰争的殘酷。

      那天,他和營長外出偵查地形。突然,耳邊冷風響起,一顆子彈呼嘯而來,擊中了他的後脖頸,所幸傷得不重。張敦義和營長本能的彎腰擡槍,原來是大約30米處埋伏了一名敵軍,趁其不備放冷槍。

     “離得那麼近,敵人長什麼模樣都看得一清二楚,我拿槍想打他,沒等打,那邊先開槍了。”張老描述着當時的場景,聽起來都驚心動魄,難以想象親曆者彼時的恐懼緊張,隻知道寒冬臘月裡,最終死裡逃生的張敦義汗透重衫。

      隻要傷好了,拼命也要回部隊

      有一次,部隊接到命令,前去攻打一個營,先後進攻了七次都被敵人打退,傷亡慘重。後來才查明,原來那裡駐紮的不是一個營,而是一個團。

      此後他又數次負傷,不得不暫時離開,然而無論和死神擦肩而過過多少次,張敦義從未退縮過。每次傷一好,總要千方百計趕回部隊,繼續戰鬥。1947年,部隊離開山東去了河南開封。恰逢洪災,河水滔天,張敦義不顧醫務人員的勸阻,拼着性命橫渡黃河,回到部隊。

      内戰進入1947年,國民黨開始瘋狂進攻,蔣介石叫嚣要全面消滅共産黨,派出12個整編師進攻山東,其中包括國民黨王牌勁旅整編74師,時任74師師長的張靈甫在開打之前就放出了豪言:“要将陳毅趕到東海裡頭喂魚!”但是張靈甫沒有得意多久。我方采取誘敵深入的戰術,在孟良崮戰役中以少勝多,成功殲滅了國民黨的王牌勁旅。

      雖然勝利是輝煌的,記憶裡也是最艱苦的一年。“那時候共産黨的力量弱,國軍進攻我們隻能四處轉移。經常在野外席地而卧,每天都緊繃着神經處于備戰狀态。”說到這裡,張老的聲音低沉了許多。

    “小米加步槍的淮海戰役,了不起”

     到了1948年,民心所向的共産黨已經取得戰争的主動權,當年11月淮海戰役打響。至今回憶起那場“人民戰役”的盛況,張老依然激動不已:“農民自己推着小車帶着小米,一路跟着,支援部隊,太了不起了,以前哪有這種事兒?”

     在那66個晝夜的戰鬥中,我軍80%的裝備和糧草是由88萬輛小推車運送的。543萬群衆奮勇支援前線,每名解放軍身後就有9個民工“護航”。這些小推車,能從南京到北京排成兩行。

    “和犧牲的戰友比,我有什麼不知足?”

     也正是在這場戰役中,張敦義在挖戰壕時,右胳膊被飛來的子彈再次擊穿右臂,擊斷了大筋,也損傷了神經,面臨截肢。醫生稱:一百個傷員裡見不到一個這種程度的損傷。雖然經過會診,保住了胳膊,但是被割掉了大神經線,落下殘疾,寒暑無知覺。

      而當初一同入伍的五名護礦隊隊員,隻有他自己,活着回到了家鄉,看到了解放戰争勝利和新中國的成立。

      如今,張老的生活十分安樂,雖然年過九旬,但他的心态依然年輕,腰闆筆挺,手腳麻利,閑來和老伴兒說說話,散散步。兒孫也都很孝順,每天都來探望照顧,每天和老伴兒出去走走。“和犧牲的戰友比,我有什麼不知足?與那時相比,現在的生活不知好多少倍,能夠活到今天,是我最大的幸福!”張老眼眶裡泛着淚花深情地說道。


 

http://m.juhua673437.cn|http://wap.juhua673437.cn|http://www.juhua673437.cn||http://juhua673437.cn